梅讲的故事之六十四好久没有听梅讲故事呢

文章来源:新竹文学网  |  2021-12-07

巴西Desenvix公司将撤销对华锐风电的诉讼 梅讲的故事之六十四

好久没有听梅讲故事了。那天她休息,我问她有故事吗?她作了肯定的答复。我请她讲来听听。她想了想,便讲起兰对某老太爷的认识过程。

说的是,兰担任养老院护理员时,一对一的专职护理一位退休人员,那退休人员就是她的邻居某老大爷,以前他们就很熟悉,这一对一的护理时间长了,他们便成为无话不说的忘年交。一天,老人问兰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什么?兰想了想说:“不真实!”

老人认真想了想,对兰说,你一“真”见血地看到了我的病态。我佩服你观察仔细,言简意赅,概括精准。我告诉你,那时候我害的是“职业病”。

兰问他有什么职业病?他毫不忌讳地道出病源:兰兰,不瞒你说,我这大半辈子呢,在官场中混了几十年,常常是笑脸迎上司,马脸看群众,说话假大空,习惯成自然,这就叫职业病,我称它为官场职业病。退休之后,我也很想改掉官场的语言习惯,可是积习难改,家里祖孙三代六七人,只有老伴敢于监督我。后因老伴脑中风,无力监督我,我就自然成了家中的“太上皇”,说一不二,多年染上的这种官场职业病就在日常生活有意无意地冒出出来,这就是你看到我的不真实。这种官场职业病很多官人都染上了,而且是官越大,病越重。

听到这里,兰兰显出几分惊讶的问:“你的病是怎么医好的”?他继续说,官场职业病的种种表现,使我感到危险,所以,在职时我就注意预防。我本来就是草根出生。在职在位时我常常想,我不过是运气好,参加工作,当了干部,要不然,不是干部的许多人比我强的,多得很哩,我有什么了不起?所以,我相信民间草医能够治疗官场职业病。退休后,我就主动身入民间配合草医治疗。主动融入各种民间活动之中,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,说话避免官腔,常和身边的人们说说笑话,这就慢慢地回到草根群中来了。

兰兰说:“现在我已经感觉到你真实了”。

他接着说:我还感觉到官场职业病具有遗传性,官后代比草根出身的干部中毒深,他们不大相信民间草医可以医治,官越大的后代,中毒越深;中毒越深就越讳疾忌医,所以,有的人退休后不敢融入民众之中,不愿接受民间草医治疗,还要千方百计过官瘾,连一个晨练场地上的领队他们都要去争来当,你说可笑不可笑?因此,有的老干部被什么“大师”封他们一官半职,就沾沾自喜、自以为是!上了法轮功等邪教的贼船还不知道!有的人退休不久就去阎王老二那里报到了!

兰兰问他:官场职业病有这样严重吗?他点点头,而后问兰兰对他现在的印象怎么样?兰兰再一次说:现在说话没有官腔,还主动做家务,和家人说说笑笑的,不假了。

他微微一笑说:按你的看法,社会已经还我真身了?

兰兰点点头。

共 104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职业病害人不浅,改变现状不是不可能,只可惜多少人茫然其中!人老了用减法生活,放下,便是自在。文章给人诸多感悟,欣赏,问好!【:至简】

1楼文友: 15:5 :47 问好,期盼新作!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

沈阳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郑州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
西安哪家医院妇科好
友情链接